你的選擇如何,你的生活也必……

 
最近受人所託,要我介紹朋友進她的公司擔任公關及市場推廣的工作。

 
該公司雖然規模不大,是典型的中小企,但近幾年發展不錯,創辦人對生意亦非常上心,那份工作應該會有很多東西可以學。

 

我第一時間想起我的表姊。

 

她為人活潑好動,交遊廣闊,又多鬼點子。可是,不知為何,她大學畢業後,卻誤打誤撞進了一間大公司做Data Input。

 

對,你沒有看錯,是Data Input。他們的工作,是把客人填寫的表格輸入電腦,然後校對一下,然後… …完成。說真的,我也很奇怪為什麼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仍有這樣的工作,還要指定聘請大學畢業生。Anyway,我表姊一邊做一邊呻悶,由只校對自己輸入的表格「升呢」到可以覆核新同事校對了的表格,不經不覺間亦在該公司做了三年。

 

唔,這還不是她鯉魚翻身的好時機?

Continue Reading…

Will you marry me?

 
和同事A食lunch的時候,她忽然問了一個很趣緻的問題。

 

「Hey,你覺得怎樣可以令一個原本不想結婚的男人改變主意,欣然向自己求婚?」

 

我覺得很奇怪。

 

首先,我那位同事去年不是已經喜滋滋的接受了男友的求婚嗎?難道她男友縮沙?!不對啊,她仍然戴著那隻據說是十多萬的訂婚鑽戒呢……

 

況且,一個男人不想結婚,總有他的理由。可能他認為結婚不合符經濟效益、可能他是個單身主義者、更可能是因為他根本不愛你。God Knows?

Continue Reading…

舊同學聚會

 

 
上星期與中學的好姊妹high tea,其中一位向來熱心又善良的女生向我們宣佈她的大計:「我決定搞一場大型的old girls gathering(對,因為我們念的是女校!),並邀請當年所有畢業班的師生參加。你們…會支持吧?」

 
我們面面相覷,看著她一臉興奮的樣子,實在不宜即時潑她冷水。
「你搞的聚會,我們又怎會不參與呢?不過,那陣子我很忙,要再看看schedule…」
「老老實實,你會邀請XXX嗎?先旨聲明,有她無我啊。」
「可以不攜眷出席嗎?你也知道,我最近分手了。」

 
如果有一個「我最不想出席的場合」的排行榜,那麼舊同學聚會必定名列前茅。這裡說的舊同學聚會,並不是相約一班三五知己輕輕鬆鬆吃飯看戲的那種,而是一大班人(當中有相熟,但亦有更多連名字也差點記不起的朋友),一起煞有介事的尋找共同回憶、訴說當年情的那種。

Continue Reading…

 

 
這個工作天一如往常的沉悶,除了和同事吃了一頓酒店的自助午餐外,便乏善可陳。

 
我打著呵欠,看一看掛鐘。唔,那個時針一定是食滯了,不然為何跑得那麼慢,那麼索氣。

 
這時候,手機傳來了R的短訊。「How are you doing?」。這個死佬,無事不登三寶殿,除了間中向我訴說一下他媾女的煩惱外,一向絕少聯絡。不過,念在他在大學時常常幫我做功課,我還是禮貌地應他一下。

 
「Well I am doing fine,what’s up」。

 
「我想你幫我寫一些文章」。

 
正當我以為他又想找人代筆情信之際,他傳來了一個網址。

 
「我跟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個網站,集合了一班作者寫些生活小品…(下刪一萬字) 」。

 
我按捺住心中的興奮的情緒:「Yes but why m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