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かないくん》的印刷

kanai

年中在日本看了相關的印刷展覽《GRAPHIC TRIAL 2014》,其認真對待印刷品的態度,反覆測試效果的過程,專業的印刷與設計人員的配合,覺得真的很厲害。回港後盡能力翻譯,希望能把這種重視印刷的態度和一些資料分享給喜歡的讀者。《かないくん》是展覽項目之一,因為跟松本大洋有點關係,特意抽出介紹。

重要提示:本文是在網絡上搜集資料並以在線翻譯編製而成,非專業見解翻譯
有錯請提出修正,無論是印刷上或是翻譯上的,不勝感激。
更新:2014 年 10 月 27 日

Continue Reading…

松本大洋作品一覽

10641042_1498165830442211_1003197859268812285_n
原文:松本大洋作品一覽(持續更新)

一直以來都沒有的簡介,給對松本大洋沒什麼認識的朋友。

松本大洋

生於 1967 年 10 月 25 日東京都(啊快生日了呢)

18歲,1985 年就讀和光大學文學部藝術學科,兩年後中途退學。

19歲,1986 年,作品《Straight》獲講談社漫畫雜誌《Afternoon》舉辦的四季新人獎「秋季獎」準入選獎。

所以作品一開始都在講談社的漫畫雜誌《モーニング(Morning)》上開始連載,數年後轉投小學館的漫畫雜誌裡連載。

20歲,1987 年正式出道。

 

VD95Rs58MZqsFPOu1CkAP72g5mnnQg

STRAIGHT
21 歲,1988 年 – 1989 年
講談社 週刊《モーニング(Morning)》
單行本全 2 巻
已絶版,松本不想重印。 (霸氣)
(圖片欠缺)
点&面(CAR & EARTH、テントメン)
23 歲,1990 年
講談社 週刊《モーニング(Morning)》連載共 11 回,一回 8 頁。
是松本在 1989 年 12 月到非洲和法國取材後開始繪畫的漫畫,點為車,路為面。故事舞台背景是非洲,有關年度賽車比賽 Paris-Dakar Rally 的故事。
沒有發行成單行本,因為松本說「因為沒趣。」(霸氣)

10432982_1498822300376564_6517005269032030819_n

ZERO

23 歲,1990 年 – 1991 年

小學館《ビッグコミックスピリッツ(Big Comic Spirits)》連載,編輯更換成 堀靖樹*。

單行本全 2 巻,一開始以 B6 大小發行(B6 判**:128 × 182mm)。
* 堀靖樹:現任 ビッグコミックオリジナル(BIG COMIC ORIGINAL)編集長(由 2013 年 7 月)

**判型種類:http://www.daiichiinsatsu.co.jp/200_support/2313_booksize.html

HlDQiRYmWIYEDsm5abCXhFyBrWC1d7

花男
24 歲,1991年 – 1992年
小學館《ビッグコミックスピリッツ(Big Comic Spirits)》連載
單行本全 3 巻,一開始以 B6 大小發行。

Continue Reading…

從守護城市到面對孤獨和死亡的小孩子們 – 松本大洋

736922_460043940699169_916132586_o

中學時代,無聊上網,遇上一張一張圖片:一張電影截圖,線條上色很簡單,背景是複雜混亂奇怪的城市,坐著一位孤高又寂寞的小朋友,拿著一支鐵棒和望遠鏡。 「這是什麼來的?很漂亮呢!」

3399974547_fea7f87c4c

再找,同類型的圖片,到設定草稿和背景定案圖。 第一次看,很震撼。 這是《惡童》動畫電影的背景,那複雜富故事性的背景設定,混雜了很多香港舊屋村 / 九龍城寨 的細節,舊信箱鐵閘綠色瓷磚,都能在那裡看得到。

Continue Reading…

小學的藝術科


 

這是我小時侯的故事。
 

大家讀小學時,有一些科目叫閒科,例如藝術、體育等等不會計排名的科目。這次我想說的是藝術科。
 

小學藝術科的課堂大多是畫畫,畫水彩畫 (大個左學多一點才知其實是廣告彩畫),素描,或者粉彩畫。但其實藝術又豈止那麼少種類,但學校為節省資源,都揀選了使用便宜顏料的畫畫題目。小弟的小學人才輩出,有一位同學家境較富裕而他的家長也看來很喜歡畫,所以他在校外也有學畫。每一次畫畫的題目,不論是水彩(都話係廣告彩),素描等等,他都得心應手(當然,小學大家都很小心眼,總有人覺得他是請槍),每次都有90分(題外話:老師在藝術科或一些無 marking scheme 既科永遠都不會給 A+ 或 100分,就算你的作品是完美)。
 

對於我,做事十分求其,面對這個閒科,當然得過且過。我對畫畫也無甚興趣,而教藝術的老師其實也不是想教藝術的,通常都是教健教或者科學那些 miss 阿 sir 搭單教的,也沒有興趣去提起學生的興趣。我也不認為他有很高的造詣去評論學生的藝術,反正就是畫得靚,畫得神似就高分,沒丁點創意在內。
 

終於有一次,老師搞搞新意思。有一次的藝術堂叫我們下堂帶一些沒用的盒去做勞作。「終於不用畫畫!」 我心想。我搜羅了不少垃圾盒子,大抵是些洗乾淨了的檸檬茶盒和一個大大的放名貴手錶或手飾的外盒(名貴野係盒中盒中盒,要用盒來保護盒,因為印了牌子的盒就是名牌盒)。一星期後,題目揭盅,是用盒子來砌機械人模型。造型十分自由,這次題目創意十足,也不是鬥畫畫技術,只要肯用腦想,大家的技術都是平等的。上堂的時侯,大家都是吵吵鬧鬧,反正「藝術品」最後都是回家做。大家都是小學雞,手法沒多種,都是用漿糊黏黏貼貼那些盒子來組成頭身手腳。我也不例外。

Continue Reading…

矛盾隨想 暨 台灣單車環島 app 在此!

 

小弟這陣子有點忙,忙轉工,忙生病,也忙在寫新的玩具。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出版業,這次在雜誌社做。總編口水很多,這是做傳媒的特質吧。他在吃飯時吹很多水,我想他自己說了什麼也不記得。但我最記得他說的比較多的話題是網上討論區的人,他好奇點解會有咁多人上討論區討論討論甚至罵戰一場。他說可能都真的蠻好玩,但睇見一d 人一路鬧無線一路睇,就好像看透世事般說:有一d 人就係想自己特別,想與別不同,所以就鬧無線鬧劇情,去顯得自己威顯得自己叻。但又怕離開了大眾沒有話題,所以就唯有繼續睇,結果就形成一路鬧一路睇,這時,他很感慨地說了句:實在矛盾。說起這個矛盾,我想起飯島愛說過:「老師啊,人生本來就是由矛盾組成的啊。」(估不到,在我印象中,飯島愛既形象係如此文學同感性) 當然,還令我想起 shine 的一首歌,叫《俗》。讀者不妨按下 Play 掣然後繼續閱讀本文。

 

 

黃偉文的詞填得非常好,這就是矛盾。用 apple 好像很型啊,但其實每一個人都在用。用 LV 好像很富貴啊,但其實通街也是。

Continue Reading…

駕籠真太郎 – 不衛生博覧会

*本篇極重口味,諸君慎重。

未滿18歲的小朋友,別上網了跟你媽聊聊天吧。

Continue Reading…

耐用又死,唔耐用又死

 

屋企既電器真係好易壞,尤其係剛剛過了保養期,就壞了。有時真的陰謀論咁去諗,件電器係咪內置倒數器。睇完呢條片,原來真係有呢個 concept : designed to fail,小弟真係跪拜呢個概念。

 

為左經濟增長,d 商家佬無辦法唔整到d 野易壞d ,等你地成日換,咁就刺激經濟。詳細既段片有,我都唔多講。只係見到段片有提及一個猶太人,講個時美國大蕭條,佢提出要強制「計畫性汰舊」,就算件野無壞,都要交翻被政府,要再消費。我覺得真係好犀利,咁都諗到,不愧係猶太人,經濟問題專家。每次提起經濟 + 猶太人,我就諗起佛利民,香港以前既超自由經濟佢都有份計劃,同香港人息息相關。講翻呢段片,佢條橋無用到,但取以代之變左用設計換季去剌激消費者既更換意慾,其實到頭來,想換野想d 野唔多襟用既始作蛹者原來係消費者自己。

Continue Reading…

你的選擇如何,你的生活也必……

 
最近受人所託,要我介紹朋友進她的公司擔任公關及市場推廣的工作。

 
該公司雖然規模不大,是典型的中小企,但近幾年發展不錯,創辦人對生意亦非常上心,那份工作應該會有很多東西可以學。

 

我第一時間想起我的表姊。

 

她為人活潑好動,交遊廣闊,又多鬼點子。可是,不知為何,她大學畢業後,卻誤打誤撞進了一間大公司做Data Input。

 

對,你沒有看錯,是Data Input。他們的工作,是把客人填寫的表格輸入電腦,然後校對一下,然後… …完成。說真的,我也很奇怪為什麼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仍有這樣的工作,還要指定聘請大學畢業生。Anyway,我表姊一邊做一邊呻悶,由只校對自己輸入的表格「升呢」到可以覆核新同事校對了的表格,不經不覺間亦在該公司做了三年。

 

唔,這還不是她鯉魚翻身的好時機?

Continue Reading…

Will you marry me?

 
和同事A食lunch的時候,她忽然問了一個很趣緻的問題。

 

「Hey,你覺得怎樣可以令一個原本不想結婚的男人改變主意,欣然向自己求婚?」

 

我覺得很奇怪。

 

首先,我那位同事去年不是已經喜滋滋的接受了男友的求婚嗎?難道她男友縮沙?!不對啊,她仍然戴著那隻據說是十多萬的訂婚鑽戒呢……

 

況且,一個男人不想結婚,總有他的理由。可能他認為結婚不合符經濟效益、可能他是個單身主義者、更可能是因為他根本不愛你。God Knows?

Continue Reading…

舊同學聚會

 

 
上星期與中學的好姊妹high tea,其中一位向來熱心又善良的女生向我們宣佈她的大計:「我決定搞一場大型的old girls gathering(對,因為我們念的是女校!),並邀請當年所有畢業班的師生參加。你們…會支持吧?」

 
我們面面相覷,看著她一臉興奮的樣子,實在不宜即時潑她冷水。
「你搞的聚會,我們又怎會不參與呢?不過,那陣子我很忙,要再看看schedule…」
「老老實實,你會邀請XXX嗎?先旨聲明,有她無我啊。」
「可以不攜眷出席嗎?你也知道,我最近分手了。」

 
如果有一個「我最不想出席的場合」的排行榜,那麼舊同學聚會必定名列前茅。這裡說的舊同學聚會,並不是相約一班三五知己輕輕鬆鬆吃飯看戲的那種,而是一大班人(當中有相熟,但亦有更多連名字也差點記不起的朋友),一起煞有介事的尋找共同回憶、訴說當年情的那種。

Continue Reading…